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途經正盛, 亞瑟+法蘭西斯


第一百零一次的爭吵過後,他們悻悻收起為了爭吵而虛張膨脹的刺人氣勢。
倒也不適合河豚那樣擠壓出腹中空氣重回扁平原貌,或如刺蝟撫順身上的毛刺,「拿鐵?濃縮咖啡?」,「都不要,我要紅茶。」接受點餐的人發出含糊的聲音,也不曉得是代表著好還是我知道了,法蘭西斯慢條斯理地捲起袖口,從口袋裡拎出一條髮帶咬在嘴邊,束起那頭隨性微捲的及肩長髮。這種若無其事的下午茶問答不知何時默默演變成中止爭吵的訊號彈。
他們是文明人了,誰也不會再一言不和就揪著領子打起來−−這是建立在彼此都沒有喝酒的前提之下−−他們曾經失敗,他們持續觀察,他們於是進化,他們擁有的時間足夠長到讓他們對爭論的問題即使吵上以世紀為單位的時間也無動於衷。
這麼說起來也是經過很長一段時間了。很長。亞瑟突然疑惑起自己是拿的什麼為基準來衡量時間長度,肯定不是以人類的年,無關年歲季度時分,那對他們這類存在毫無意義……「喂,你把桌上文件收一下,否則沒地方放茶具了。」

下圍半身圍裙手上又捧著托盤的法蘭西斯,讓亞瑟興起從口袋掏出皮夾塞個小費給他的念頭,但在看到托盤裡隨意將幾塊色彩繽紛的馬卡龍與切成四等分的鹹味三明治擱在同一個盤子裡後只冷哼一聲就打消了給小費的念頭。(事實上亞瑟還真忘了法蘭西斯可不是服務業哪需要什麼小費慰勞)
正在擺放茶具牛奶壺與砂糖罐的法蘭西斯聽見背後不加修飾的抗議,擱下手中動作,挺腰轉身,似笑非笑地扶著桌子腳踩三七步睇他。「又怎麼了小少爺?你從以前就愛在茶裡加一堆牛奶蜂蜜方糖搞得茶不像茶,我都幫你把那些東西備來,你還想挑剔哪裡?」
「喝茶講究品味。」亞瑟嫌惡地撇撇唇角,「從茶點擺盤就知道一個人的品味如何。」
「哈。」法蘭西斯誇張地假笑一聲,「你喝個茶規矩一堆誰照顧得來?好歹也該知道入境隨俗這句話怎麼寫吧,要嘛吃掉要嘛走人。」以前就沒這麼麻煩,隨便給什麼吃什麼多好養。就是後來自己住太挑食才長不高。法蘭西斯一邊嘀咕一邊把托盤放到亞瑟暫放文件的茶几上。
「要說以前的話,你以前也沒現在這麼猥瑣,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自己說啊。」還穿連身洋裝騙了一堆人差點往不歸路去,現在可好了脫光亂跑都沒人看。

法蘭西斯這次轉頭的眼神倒是興味盎然。

「那些你長久以來時時刻刻盯死不放的變化難道都不是我嗎?」
....... APH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關於亞瑟柯克蘭的某個生活小近況&法蘭西斯

◎亞瑟柯克蘭的小近況。

−−所以你怎麼看呢?關於他要離家出走這回事。

背後的人忽然丟來一句問話,亞瑟原本可以不要回頭,但他的禮儀不容許他作出如此失禮的事。他轉過去,口氣平淡如他面上除了嘴角牽動外其餘肌肉紋風不動的表情。那並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就像我服從於你但有天也必將離你遠去,或者相反來說。他要去就讓他去吧。至於之後嚐到苦頭後回不回頭低不低頭那又是他的事了,同樣不是我們能決定的。請容我告退。
你不是一直不想讓他走的嗎?
不,是你們不想讓他走。我所作所想全來自你們。亞瑟朝他彎下頸子點了一下頭,便旋開門把離開了。

亞瑟在空無一人的走廊裡笑出來,不帶聲音的笑著。
世上所有興衰消亡在他眼裡不過一瞬,他能有的想法也只是一眨眼就被那萬千洪流掩覆。並不重要。
続きを読む >>
....... APH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Killing me softly // 典丁
Killing me softly

貝瓦爾並不容易熟睡,只要有一丁點動靜就很容易醒來。其中驚醒或只是慢慢睜眼察看動靜,就得端看那個吵醒他的動靜大小。
他房間的床年代有些久了,還是那種固定位置睡久了、裏頭彈簧失去彈性留下無可平復的凹痕的老床鋪,只要躺在上面一換姿勢就會發出吱嘎的哀號。
貝瓦爾早就習慣彈簧聲。他不能習慣的是床鋪另一側一旦有所動靜,就會透過彈簧震動反覆宣告那個確實的存在。




続きを読む >>
....... APH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