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non-title, 空原

空與原(中村明日美子) 二次衍生

* loveless paro: 貓耳設定

「啊!學竟然沒有耳朵!」
原厭煩地用小指掏了幾下耳朵,把手上只剩下一小截的菸捻熄在隨身煙灰缸裡收進口袋,皺著眉頭說:「我這個年紀沒有耳朵不是正常的嗎。不要這麼大聲說話,吵死了。」
「對耶,畢竟要跟人上過床這對耳朵才會掉下來。」
空乃摸摸自己頭頂多出那對毛茸茸的貓耳朵。不管有沒有耳朵都不影響聽覺,但卻明顯切割出身分。空乃對這對憑空長在自己頭頂上的貓耳朵說不上特別喜歡或討厭,比較麻煩的還是下面那條尾巴,要穿褲子都得大費周章一番。

當初社會上對這突然冒出的耳朵尾巴不明所以,還曾造成一陣恐慌,卻在專業人士發現這種現象絕大多數發生在青少年與幼兒身上、成年人則是少數會長出的現象,推斷出一個『若與人發生關係後則會褪去那兩個多餘器官』的假設。
恐慌平復後,隨之而來的是相關單位要求各學校進行清查,對沒有耳朵的學生進行輔導與後續追蹤。
身為其他老師眼裡學生較愛親近的教職員(原認為經常跑來休息室跟天台黏他的空乃是造成這種錯覺的罪魁禍首)、彼此之間又沒有直接課業壓力,是除去輔導老師外最適合進行清查的對象,所以原這陣子過得比往年同時期還要熱鬧許多(或者說是被迫追著學生跑而搞得彼此都雞飛狗跳四處竄追)。

因為成天忙著追抓那些學生進行清查與例行性詢問,根本沒有時間待在休息室,就連跑上天台抽菸喘口氣的現在都算是忙裡偷療了。空乃剛剛推開門大喊,原才想起好像也一段時間沒看到這傢伙了。
「要是耳朵早一點冒出來的話,老師會記得耳朵是為誰而掉的嗎?」
「這種事……」空乃瞬間逼近的臉讓原心跳漏了一拍,忘記接下來要說的是什麼話,看見的只有空乃那雙乾淨漂亮的眼裡滿滿的不以為然:「我們現在說的可是第一次耶,第一次!對象應該是很難忘的對吧,老師不要裝帥說這種事早就忘記了。你瀏海往後梳的時候才適合裝帥,現在一點都不適合。」
「你是哪來的處子情結才要這樣一直逼問人家的初次對象?」
「因為很在意啊,不知道老師的耳朵跟尾巴獻給了什麼樣的人。」

眼角餘光有遽徳動。
原基於近日養成的職業病,反射往遽禿方向看去,覺得那道背影有點眼熟,腿還沒動起來嗓門就已經拉開:「等等,你是阪木對吧,給我站住──」就差他跟另外一個女孩子,清查工作就完成了,輔導什麼的就之後再說吧。腦子一閃過這個念頭,原隨手就把空乃往前一推,「追到他我就告訴你初次對象是誰,快追!」
「長相跟技術也要!」
「你追到他的話!」

手腳長原來不代表運動神經發達啊。
校醫幫空乃把最後一張OK蹦貼到額頭上就喊著大功告成,一臉嫌惡地把他們攆出保健室。原又看了空乃的臉,想到他是怎麼撲上去抓住那個一看見他就落荒而逃的學生,最後卻兩個人一起往前撲倒在地,就忍不住笑出來。
空乃不明所以地看著他笑,張著嘴有點愣住的傻樣卻讓原斂起笑,空乃反而露出有些可惜的表情:「老師你可以再繼續笑沒關係啊。」
「說什麼呢你。」原揉揉他的頭,因為想起什麼而話題一轉:「這麼說來他跟你似乎有點像。不過沒你這麼高,那時候他大概在我肩膀吧。」原比了比自己的肩膀,模擬出的身高還比空乃矮了半顆頭。當然是扣掉耳朵的高度後。原補充。

「有點像也不會是我……還是這樣吧,我把耳朵跟尾巴獻給老師你好了,這樣──」原斜了空乃一眼,沒有細想就擰住他頭上一隻耳朵,空乃吃痛地從原手中搶回自己被擰得發紅的耳朵,嘟著嘴抱怨老師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啊。「那是對女孩子才需要做的。還有我記得我應該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會和學生有師生以外的關係。」
「意思是只要畢業後不再是你的學生就可以了對吧,就像你那天在酒吧一樣。」
原狼狽地捂住空乃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喂,這件事不是說好要當作沒發生過的嗎!」
「總之只要畢業後就……到時我會準備向你獻出耳朵跟尾巴的!」
「就算你畢業了也還是未成年,所以我的答案是不可以!」

....... other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