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non-title, 豆>海
鋼之鍊金術師(荒川弘)衍生


tag: 豆>海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踏上月台找尋車票上打印的座號,艾踮起腳尖將行李廂推進鐵架深處。
隨後坐在彈性疲乏的皮座墊上,把窗戶開關打開,用力往上一推,帶著煤炭味的空氣頓時從窗裡飄進來。
艾打了噴嚏,揉揉鼻子後從風衣外套口袋裡抽出帕巾。以往這不是他必須進行的動作,自有別人代勞,但一人旅程沒有第三隻手會及時伸出。

他早就養成自給自足的習慣,包括到新的地方落腳必須注意空氣流通與整潔、隨身攜帶帕巾並且每天用肥休軅乾淨,然後是必須習慣一回頭並無他人叫喚己名,而是錯覺。
也是開始獨自旅行後,艾才明白過去他在阿爾面前表現出的強大是出於保護欲與身為兄長不自覺流露出優越感的總和。他不以此為傲,只是知道自己必須強大,得站在弟弟面前無所畏懼,因除了他彼此一無所有亦經不起失去。

直到去了某個名為國的國家、名為慕尼酖城市,失去一切並且從頭來過,懵懂之時遇見海里希,他才明白所謂的強大是不分上下強弱的一視同仁,溫和以待,不為外力因素動搖−−筆直注視前方,僅此而已。
誠然,看著海里希會讓艾想起阿爾,他的弟弟,甚至一開始他還覺得是自己遇見了長大後懂事成熟的海里希。一些久遠的糢糊的畫面躍上心頭的那瞬間,艾會忽然能夠辨明眼前的人是海里希:海里希會站在他面前擋下陽光,而不是與他比肩,或者身後。
然後海里希會看著他,露出有別阿爾老是攙和擔憂或確認味道的溫和笑容,叫出他的名字。艾。

艾。

他回過頭,發現被叫喚的並不是自己,而是一個穿著筆挺襯衫與五分弔帶短褲,腳上還套著一雙被鞋油擦得閃閃發亮的皮鞋的小紳士。金髮碧眼,髮型還跟他印象中的海里希有點相似。白皙的小臉蛋上還灑著一小片雀斑,正搖搖晃晃地向他走來。小紳士的背後,父親對他投以抱歉的笑容,連忙將孩子抱回去座位上。
不論五官,小時候海里希大約也是這模樣:帶著好奇的大眼睛探索已知與未知的世界,總有一天會將眼光放到頭頂上鈿菘天幕,而不是像他一樣向未知尋求代價與交換。

為此他卻誠心希望自己別想起海里希,至少在一個人的時候不要。並不只是想起海里希而已,他會想起海里希用夢想與生命交換了此時此刻的自己。

他還在沒有海里希的世界裡活著,而這世上從未有阿爾馮斯‧海里希的存在。
....... other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