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無非, 土井霧
土井半助 x 摂津のきり丸(土井きり)
 
 「要是被那些傢伙看到這麼溫柔的土井先生,肯定會被嚇壞的。」
手裡捧著固定會帶來的日用品,霧丸還是能轉身、在兼顧手中物品平衡的同時抬起手肘壓下門把,身體往後一壓便從微開的門縫間擠了進來。
剛剛還因為打架而噙著淚忍痛被院長先生處理傷口的孩子,在聽見霧丸的聲音後眼睛立刻亮了起來,但長久接受的教育讓他拼命按捺下想要甩開院長先生為他上藥的那隻手的衝動,直到聽見對方說『下次不要再跟奈津打架了喔。』並繫好紗布,他才撒腿跑去巴住霧丸。
 
「噯等等那袋不是給你的,這袋才是。」每個人都有份喔不准私吞。霧丸咧著嘴仔細吩咐孩子如何分配給大家的東西,小小的虎牙在唇瓣間若隱若現。連孩子都要斤斤計較……土井搖搖頭,收拾好醫藥箱放回原處後,便又坐回自己的位置,繼續與桌上那堆繁複麻煩的申請補助用文件周旋,進行攸關下一季度院童們吃穿用度的關鍵戰鬥。
不是孤兒院教職員的霧丸,熟門就路地將帶來的東西陸續歸位後,坐在土井斜前方的座位上撐著下巴看他。
「下次記得不要在他們面前說到那邊的事了。」土井淡淡地說。眼睛仍舊緊盯著文件項目一一核對有無遺漏缺失之處,並沒有抬頭往霧丸的方向看。這個動作未激起霧丸的反應,倒是張大嘴抬起下巴打了一個大呵欠。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必須叫你為土井先生啊。為了防止有朝一日他們發現這家孤兒院竟然由流氓資助才開得下去,只好先由我們這邊劃清界線了不是嗎?」
語氣裡的自嘲讓土井翻頁的動作頓了下,對上霧丸的視線後乾脆全放下了,還附帶一聲嘆息。
 
「我怎麼突然懷念起以前那個口口聲聲把土井老師掛在嘴邊的小傢伙。」
「真是對不起啊,他現在已經不在了呢。土井先生。」土井看著因為顧忌讓身上昂貴西裝起了難處理摺痕,只好僵著身體不敢有太大動作的霧丸……難道又為了這件事在鬧彆扭?他開始有些頭疼。
「霧丸,我已經說過了吧?不管你要怎麼叫我都可以,想跟那些孩子一樣叫我老師或院長也沒關係,只要你開心就好。」霧丸露出一臉不甘願卻不得不信服的微妙表情。
土井向他招手,他便起身走到土井面前。
 
即使像個孩子一樣被攬著腰抱到對方腿上,也沒有掙扎反抗。二十幾歲的青年啊,臉上迷惘卻與十歲甚至更年幼時如出一轍。
發覺到這點的土井不知該再嘆一次氣,還是該要他別在這麼孩子氣下去,既然對他換了個稱呼就該有相對應的年齡表現。霧丸一直是那麼知進退的孩子,卻隨著他們認識的時間越來越長而愈發容易將那些早熟的模樣拋諸腦後。
 
「土井先生。」他哎了聲。
「土井老師。」他還是回應了霧丸,鄲臈手掌在背上摩娑。
土井知道霧丸喜歡這樣,霧丸覺得這動作能夠讓他安心。霧丸背對著他,一時沉默裡土井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本來就不擅於言詞,對著負責教養的院童說教已花去他說話大半額度,而在那之外的土井其實是個比起說話更喜歡用行動表示自己意思的人。
像這樣側耳附在霧丸背上,直接感受他的體溫心跳,也讓霧丸知道自己就在這裡遠比說一堆不切實際的話還來得直接明瞭。
 
「土井老師明明應該是我的才對。」
丟下這句話後便離開土井懷抱。霧丸再重新面對土井,就又是初來乍到那副意氣風發的神氣模樣。看著比誰都聰明狡獪,以為他絕對能打點好自己,卻總有一個不小心便不得不伸出手拉一把的時候。
土井先是轉頭確認門窗的百葉窗都被拉下,握著霧丸的手,語氣表情皆認真不過:「這輩子我沒有意外的話都會留在這裡,照顧的孩子會越來越多。但是霧丸,你知道我家那麼小,從你來之後就沒位置了。」
 
霧丸漲紅著臉說不出話的樣子,讓土井想到以前還是個十幾歲少年的霧丸:不擅長家務經常弄壞東西,想辦法拼命將物品恢復原狀或從外面弄個相似的回來,卻老是被他發現哪裡不對而抓出這不是原物,而那些東西通常是餐碗盤子或者花瓶之類的易碎品。
他雖然有點生氣家裡本就不多的餐具再這樣摔下去就快摔沒了,但是拉著霧丸的手一邊檢查他是否有被碎屑劃傷,一邊要他以後小心點就好別亂走旁門左道想著要彌補什麼的。他不缺這點東西,只要霧丸平安無事。
 
土井半助這個人要的無非如此,從來未變。
 
....... 忍乱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