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無處, 土井霧
土井半助 x 摂津のきり丸(土井きり) 
 
他們的年代與戰火共生息,以至於見過的生死多過老病,孤獨多過團聚。即使如此,也還是活了下來用自己雙眼見證過自己生存的這個年代種種。
一個人或者兩個人,沒有太大差別。
 
土井讓霧丸進駐自己家時並未多想……就姑且就算那是個家吧,有屋頂有被褥,還有爐灶可取暖燒菜做飯,可以安睡不因風雨驚醒飄搖,只是租來一棟小且簡陋的草屋也還能安身。那孩子,霧丸,踏進屋子回頭的第一句話是我能睡在這裡嗎土井老師?霧丸指著靠近門口的那塊地,既不卑躬屈膝也不嫌惡,眼裡臉上淨是坦蕩。在哪裡生活都一樣,廟裡或是被他帶回來這個屋子,都只是活下去的輔助。
這個年紀的孩子要認命不難,要接受並且不以為然卻不知道要經過多少事。
土井想起自己還只是一家離散並非全沒,眼前孩子雖說還有個哥哥卻已經不見音訊多年,是生或死並無不同。霧丸是真真正正孤身一人。喉頭一哽,逼自己盡快緩過那勁投後才放柔口氣問霧丸:你為什麼要睡在這裡?
霧丸低下頭,想了一會兒才又抬起頭,語氣尖銳甚如其名:老師,我以為只有武士才有收孌童的風氣,原來忍者也有嗎?
土井不知道自己應該要為霧丸這樣想見自己而生氣,還是為霧丸早有想見被帶回來的處境險惡無從逃避而處之泰然的樣子而難過。但他只是嘆了氣,要霧丸把自己帶來的包袱解開,衣物收拾進他沒用上還空著的一格櫃子裡。
 
窮困沒有給土井任何選擇。霧丸到他家的第一頓晚餐是糙米飯與帶著苦味的深山野菜,還有幾口淡到不行、只像在水中灑了幾下鹽的味噌湯。霧丸從頭至尾都沒有露出其他表情,就像在等待什麼而隱忍著自己的情緒。霧丸比他先吃完,等到他吃完後便勤快地為他收拾好一切。土井向他說謝謝的時候,霧丸反而納悶地問他為什麼要道謝。
因為你幫我收拾餐具,所以……
老師你真怪。霧丸聳聳肩。在寺廟裡沒有吃白食的人,而且要對僧人心存感激,像這樣不用幹活就有飯吃還被道謝……真的很奇怪。
那你就試著在這裡做點什麼事吧。土井揉揉他的頭,笑了幾聲。沒有管他手下的霧丸呆愣又把他趕去洗澡,說水就由他去煮吧,他力氣大生火速度也快些。
霧丸洗完坐在缸裡泡澡還空出一大個位,土井拉開門說我進來囉後看見,問他介不介意一起泡,這樣就不必再燒一次水。
這是老師你家,你想做什麼不必問我吧。霧丸低頭看著水面浮出土井倒影。土井也沒再說什麼,用騎凅躊或費鷁乾淨後,要霧丸往邊上靠後就擠進缸裡。即便霧丸再嬌小,窄小的水缸塞進兩個人的位置也有限。兩個人怎麼坐姿勢都不舒服,土井乾脆讓霧丸坐到自己腿上。懷裡的孩子僵著身體完全沒有泡澡放鬆的樣子,土井還是等到霧丸爬出水缸離開後才想到霧丸是不是想錯了什麼。等等出去有必要好好跟他說清楚。
 
土井穿好衣服走出澡間,霧丸坐在地爐邊被還沒熄掉的火烤得紅撲撲的臉無法掩飾明顯紅了一圈的眼睛。抿緊唇走過去拉著霧丸衣襟,在手碰到霧丸身上衣物的時候,霧丸震了一下。土井當下皺緊的眉頭都足夠夾死小蟲子。他將霧丸的衣服拉好,重新為霧丸綁緊腰帶。
從壁櫥取出原本準備好給霧丸的寢具,不是新的,但他洗過也曬了太陽。土井鋪好床後就把跪坐在一旁的霧丸趕進被窩裡,自己卻沒有半點要鋪床的意思。霧丸大概也察覺到了,一直盯著他看沒閉上眼。
 
霧丸。
是,老師。
對的霧丸,你知道我是你的老師。那應該也要知道老師帶你回來是要照顧你,並沒有要對你做其他事的打算。你要幹活或者用其他你喜歡的方式留在這裡生活都不要緊,這裡不是寺廟也不是戰場。你只是個孩子,是我的學生,你……土井還沒說完,就連同被子一起抱緊撲進他懷裡的霧丸。
聽著那孩子的嚎啕哭聲,土井卻鬆了一口氣地笑了。霧丸是個聰明的孩子,聰明到或許將把自己捆成死結也未可知,能這樣哭反而是件好事。
 
 
老師你夢見了什麼啊,笑得這麼噁心的樣子。
一陣搖晃間聽見霧丸數落自己的話,土井再鯲三豌湿押ぷ枠閭殞C菊看見霧丸已經坐在玄關穿著鞋子準備出門。
今天什麼時候回來?
唔,我也不知道,盡量在晚餐前回來吧。啊、對了,早飯我做好了老師你記得吃完順手收拾乾淨,別堆著等我回來喔。
噯別說得我好像不會洗碗一樣。
只是每次都隨便洗不然就是打破碗盤而已。霧丸回頭挖苦了他一句,還附帶一個老師每次都這樣的埋怨眼神,土井忍不住苦笑。
那你早去早回。
知道了,我出門啦!
 
 
土井只是高興。在夢裡高興,現在也高興。
那個因為自己什麼都不用做而哭泣的孩子早已被他們留在昨日,無處再尋。
 
....... 忍乱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