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Love is nothing, 土井霧
土井半助 x 摂津のきり丸(土井きり) 
 
 
(其一)
許多人對他們的關係存疑:一個沒什麼錢沒什麼積蓄甚至連賣掉整個人生都可能沒幾文錢的男人,一個興趣是賺錢存款不明但肯定買得了前者人生不止一條的青年。在後者未成年並取得足夠資格獨立生活自主以前,勉強有美其名為師生真實意味則為不成文監護關係的身分在。
尤其在後者開始擦亮身為自由忍者的金招牌後,他大可搬出去住。
但是沒有。
姑且不論是沒想過或是認為不需要,從一個青年一個小孩演變成一個步入而立之年的男人與介於青少年模糊分界線的男孩,他們至今還住在一起。
 
土井在天從深灰與藍紫色交換的時間被木板門拉開的聲音吵醒。雖然自稱實戰不上手的人畢竟身上還貼著忍者的標籤,在來者即使刻意放輕動作,液體自高處墜落的聲音卻無可避免地讓他立刻翻開棉被。
「老師抱歉……還是吵醒你了。」
霧丸總是溢滿銅錢味的笑容裡剩下血氣。
 
這次的傷處在背部。箭上還做了不加掩飾惡意的倒鉤,土井拔出來的時候都覺得不忍心而別過頭。那朵艷麗淋漓的花以霧丸光裸白皙的背作為養料恣意綻放,而花的汁液汨汨不止。
好在土井說出只能用火燒之前,不知道第幾次換過的敷料只剩下不很明顯的幾斑痕跡。土井鬆了一口氣,將紗布繞過霧丸的胸口頸肩以及胳膊,確定留有一定空間能讓霧丸不至窒息後才綁緊。臉上跟皮膚一樣蒼白的霧丸像陷入長眠一樣閉緊眼。
土井幫他脫衣,去外頭提了井水擦拭開始散發高熱的身體。
 
無論霧丸怎麼世故狡猾,他總歸獨自隻身在外,學習並且練習如何生存。
過去那種跟著他去任何地方就為了關心他是否有好好打工的時期已過,霧丸有霧丸的工作要做,他則有他的。他們雖共住一屋簷下,然而與自己生活的時間卻多過與另一個人。
稱不上支柱,土井只是扮演著一個風向球的角色,霧丸從哪裡來他便往哪裡看,隨之飄揚卻總在原地等待他下一次到訪。
可他如果不在這裡,霧丸一個人還會去哪,又該怎麼處理背後箭傷與更之前許多或輕或重的傷口……每當這種時候,土井總會覺得是不是家人、彼此有什麼關係已經無關緊要。
他對霧丸雖責任已了,彼此關係未明而誰也沒想過去戳破那層似蝉翼薄且明白的隔幕。
接下來他們會是什麼發展無人知曉,或許有天終將分離,但眼下霧丸還在他身邊,離不開他。
 
是什麼都無所謂了。
 
 
 
(其二)
其實也不是非得留長髮不可。形同累贅的長髮,幹活時經常被勾到什麼的。
霧丸幾度有拿著剪刀一把剪個乾淨的想法。
 
可是他想起了他老是嫌麻煩的時候,土井半助會莫可奈何的捲起袖子踏進澡間,說你這孩子怎麼那麼不愛乾淨。明明也不是特別在意這個的人,一大老爺們隨便拿騎凅輾躾費鷁了水就算了事的,居然在意別人更甚於自己。這應當是做教職員的通病了。
土井讓他縮著身,頭往後仰靠在缸沿,讓附著髒物油脂的頭髮順垂而下。仔細分開糾結的髮,以指代梳,看起來粗手粗腳的男人不僅會洗衣服,還知道要用怎麼樣的力道去按摩頭皮。
因為太舒服不敢哼出聲只能緊緊咬著牙還被土井問是不是太用力了會痛,霧丸像大爺似露出輕挑的笑,說老師你繼續啊這樣很好。
土井沒很認真的斥了他一句,舒服得快睡著的霧丸根本沒聽清楚。任由自己的頭髮纏在土井手裡,隨他搓揉按壓,毫無被師長服侍的罪惡感。
在這個家裡,他雖然叫土井為老師,更多時候土井像他的親人,或者比親人還要更為重要的存在。就是全天下的人都站在自己面前操戈相對,他也可以安心地將背露給土井,比依鮃洪咫
霧丸為此惴惴不安時也是土井要他別怕。那個屋簷不僅僅是遮風蔽雨而已,土井早該有所準備,而土井也很好地表現了出來:霧丸是個孩子,是在土井庇護下的孩子,沒有人甚至是土井或霧丸可以改變。
 
土井順手替他擦乾髮。
隨口讚了句霧丸的髮質還不錯嘛,連女人都沒多少能像你這樣柔軟醂偲。
啊啊,我還想著留著好熱喔打算剪短而已。
是嗎。土井笑了笑,沒很在意霧丸的抱怨。不過剪短了有點可惜呢。
哦,還好吧。霧丸拉了把自己的頭髮看了幾眼,也不覺得有特別好到哪裡去。土井說水快
涼了、泡暖就快點出來穿衣服。霧丸的那個好字拉長了音還被土井罵回話不能用這樣的口
氣,在家還可以去外面的話就太輕慢了。
 
乖乖聽罵的霧丸心裡只是想著,那頭髮還是先別剪吧。
 
....... 忍乱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