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but pain, 土井霧
土井半助 x 摂津のきり丸(土井きり) 


霧丸,我…決定要結婚了。
噢對象是誰?第幾次相親的對象呢?
霧丸忍耐著一瞬間將所有聲音濃縮成一根細針插入耳膜的尖銳頻率,若無其事地回答。他聽見自己的話語帶著回音,甚至連土井的笑聲也是,空盪卻又何其真實。
 
是隔壁伯母介紹的小姐。你上次看到伯母拿來的相親照還說她妝化太濃,很像山田老師在文化祭扮女裝的那位。
土井說起來有點難為情,但非常忠實地還原了當時霧丸說過的話,經他這麼一說霧丸想起來了。雖然妝化得很濃,可以想像卸妝後素顏或者淡妝必然不是什麼豔麗的美人,但眼神溫柔,看起來是個脾氣好的女人。是可以跟土井半助這個人共組一個溫暖家庭的對象。
他知道這件事遲早會發生,或者他曾經想過不會發生,但無論如何他覺得他沒有立場去阻止。
 
那我也該搬出去住了。
霧丸咬著筷子,低頭像在挑揀盤子裡自己想吃與不想吃的東西,藉此換取一些時間去抵抗心裡那股巨大到幾乎要把他整個人捲進酘粁E吸力。
土井挾了一筷菜到他碗裏,在他猝不及防的時候:這些菜是山田老師老家寄來,說太多他吃不完送給我們的,不要浪費。
給我們的。很快就要聽不見這句話了。即使聽見這是不勞而獲的事物也很難高興起來,這不是他,霧丸趕緊將土井挾給他的菜和著飯一起扒入嘴裡咀嚼吞下。
 
嗆到的時候總算能抬頭露出像兔子一樣紅通通的眼,連幾滴劃過臉頰的眼淚都實屬正常。土井一邊拍他的背,一邊遞水給他,拍背力道不輕不重,喝水也沒再嗆到反而覺得因此緩過氣。
除了住的地方還是租的、身上積蓄與薪水都很微薄僅供度日外再銜∈崖枦抂豸跳酣週醯聖絢ヾ杙辧づ攬翦晶嚴格說來是個好對象。但前者在他人眼裡遠勝過土井所擁有的優點。
他會孤單寡人至今仍與霧丸同居1LDK的小公寓也是如此。
不過這個場面很快要打破了。
 
婚期跟女方家人商定了嗎?
這個還沒呢……只先去拜會過她的父母而已。
老師你可別被女方那邊吃得死死。必要的話就把山田老師抓出來說他是你義兄,讓老師師母幫你跟她父母一起討論婚事喔。我之前也在婚紗店兼差,可以幫你問最低折扣到哪裡。
你少說這些有的沒的了霧丸,我怎麼可以麻煩山田老師呢。
土井站起來收拾自己的餐具還有已經吃光的盤皿,霧丸恰好抬頭看見土井並沒有像平時被打趣時佯怒的表情,他只是淡淡笑著,心情很好的樣子。
 
怎麼可以麻煩山田老師……但由我來處理其他的事就沒問題了吧。
一直到躺進被窩裡,霧丸還想著土井在對山田與他之間的態度差異。就當作是報答,這樣就會好過一點。
 
 
半夜被搖醒霧丸有點生氣。
他平常不是有起床氣的人,但不管有沒有起床氣,任憑誰無緣無故半夜突然被搖醒,生氣都是一定的。剛睜開眼還看不太清楚,用力眨了幾下也還是霧濛濛的一片。想要伸手揉眼睛卻被土井以掌心捂著眼制止了。
土井的聲音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一樣:霧丸你怎麼哭了?剛剛做了惡夢嗎?
霧丸聽見這話有點不耐煩,滿腹怨怒,可是土井的掌心很暖,讓他覺得很舒服。開口回話就聽見自己甕聲甕氣的嗓子,沒發覺自己竟真的在夢裡哭了。
應該吧……可是我不記得做了什麼噩夢。
夢境是什麼,又像他剛剛睜眼看見的一樣,模模糊糊的。霧丸只記得心裡很難受。然後聽見土井嘆氣。一陣窸窣後他被土井蓋上兩層被子,他自己的還有土井的。土井側躺著跟他擠在被窩裡。蓋在他眼上的手放開後,改像哄孩子般拍著他的胸口。霧丸不想這樣,就翻身背對土井,但沒有扯開棉被要土井回自己那邊睡的意思。
 
我聽見你說的夢話裡提到結婚跟搬家。你想搬家啊?
有點沉重的腦袋像新生小雞要破殼而出那樣被土井的話敲開一絲裂縫,從渾沌裡初見清明,突然便分不清該往何處。糊裡糊塗地想起了那些畫面,壓低了聲音說:土井老師你結婚的話,我就要搬出去是正常的吧。
可是你要搬去哪?
先借住在亂太郎或新兵衛家,之後再去找便宜的公寓啊。
這樣我就只剩自己一個人住在這裡了。
所以不是說了,老師就要結婚了嘛!
霧丸說著說著有些不耐煩起來,比起只是要結婚而不必搬家的土井,反而是必須搬家的他得煩惱一堆事吧。
 
但你要是搬出去流落街頭的話,我不就得被警察以無法善盡監護未成年人的罪名逮捕了嗎?
這句話連同土井把手臂擱在他腰間的動作,像孫悟空頭上戴的金剛圈,一下子就把霧丸的腦袋束緊。霧丸立刻想起自己夢見了什麼,然而剛剛才說過的話沒可能說完即忘,丟臉到想把自己埋進洞裡卻被土井整個圈進懷中,後背貼著他的胸口,土井說話時的震動都像在他身上起了共鳴似的嗡嗡作響。
 
看來你想起來了啊。那時辦完手續後我還記得有人說,這樣要是等我結婚了也沒辦法把已經入籍的養子趕出去的道理吧?還是我記錯了呢?
老師你別說了啦!沒人規定不能說夢話的吧!
霧丸轉身在土井懷裡揮手要擋住那張笑話自己的嘴巴,卻反被他攬得更緊。
總之你聽好了霧丸,那種事你也只能在惡夢裡遇見了。
騷動在那句話後瞬間無聲無息,土井還以為霧丸又怎麼了,低頭沒看見霧丸的臉,雖然覺得霧丸不可能說睡就睡,但也就此作罷。親了下頭頂露出的小髮漩後說了聲晚安就閉上眼。
 
在規律沉穩的心跳聲裡,霧丸抓緊了土井的睡衣。那些夢裡感受到幾近逼真的痛楚,在這個懷抱裡完全不堪一擊。

 
....... 忍乱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