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春待ち, 土井霧
土井半助 x 摂津のきり丸(土井きり) 
※ 子世代設定
「−−非常感謝您這次與敝公司合作。本公司絕對不負所託。謝謝您,請慢走。」霧丸堆著滿臉笑,與料理店女侍一起將酒足飯飽的客戶送上在夜裡仍閃閃發亮的名貴轎車裡。直到目送車子消失在路口,他才向女侍道謝一夜為這名客戶挑三揀四還能盡力滿足的辛勞服務,女侍向他微微彎腰後沒多說什麼便款款走回店裡。
霧丸扯鬆領帶,吐了一口大氣。這些天來壓著心頭的一塊大石,到剛剛客戶最後離開包廂前終於願意在紙上簽下鬼畫符的字而安穩落地。為了今天這樁生意,他可是事先調查好了客戶的喜好,從懷石料理的口味到經驗老道的女侍都一一安排好細節,再三確認過才有今天的成果。就連孩子的……啊,對了孩子。
霧丸連忙從袋裡掏出手機,手指在螢幕上輕輕一劃,螢幕發出的光便瞬間照亮霧丸的臉。未接來電有十一通,一點開來電列表,全顯示為同一支號碼。
他按下通話鍵後,把手機夾在脖子與肩膀間,挽起襯衫袖口看了下與他細瘦手腕很搭襯的秀氣腕錶。有些焦慮地聽著撥號聲祈禱電話能快快被接起。

原本早在飯局決定好以前,他就和孩子們約好要一起去河堤放孩子父親自製的小煙火,作為慶祝長女上幼稚園後一整個禮拜都沒有在班上哭鬧要回家的獎勵,然而上司突然丟來一筆成交後獎金足以抵過他去年年終的大單,指名要霧丸這個業務一課的王牌跟進,霧丸別無選擇,也不想推拒這個能讓巨額獎金入袋的大好機會,卻忘了在這之前與孩子約定好的事項。

孩子自然不懂其中曲折,也不懂自家母親為什麼可以毀諾還說得這麼理直氣壯。老大哭鬧完見霧丸心意不改,繼而開始跟他鬧起冷戰;老二平日身為老大的小跟班,看姊姊不願與母親說話,自己想跟母親撒嬌姊姊都會回頭瞪她便也貼去姊姊身邊,姐妹倆儼然一個鼻孔出氣。
孩子的爸好不容易費了一番力氣哄得兩位小公主今早彆彆扭扭地跟母親說了早安,然後在霧丸出門之前,土井家掌管家務如母子失和調解的孩子父親,抱著準備出門賺錢維持一家主要生計的孩子母親的腰,假裝要跟他吻別,實則貼在他耳邊低低地說:『我跟小穗還有萬里說了,媽媽最晚九點就會回來,到時等你回來大家再一起散步去河堤放煙火。所以拜託你千萬−−』
『什麼?九點!老師你唔唔唔!』土井連忙以唇將霧丸接下來的抱怨封緘在腹,回頭對還在餐桌上吃早餐的孩子們說爸爸先陪媽媽去坐電梯哦,就急急拉著霧丸出去。
『總之,就算你九點趕不回來,也要抽空找個時間打電話回來哄哄小穗。接下來我再想辦法幫你善後,知道嗎?』
土井當然也明白霧丸的飯局是生意應酬,不可能那麼簡單結束,但土井認為在孩子心裡將約定的時間延後會比直接取消約定來得好,才會這樣要求霧丸。
霧丸盤算了下時間,勉為其難地點了頭。結果使勁渾身解數提早把客戶送走還是趕不上土井要求他的時間,就連電話都因為怕會中斷談話令客戶不而轉成靜音模式,反而錯過了提醒霧丸要打回家裡告罪的機會。

「喂喂,我是霧丸,對不起我−−啊對,我這邊結束了,孩子們呢?睡了?剛剛跟利吉玩得太累就先睡了?好,我知道了。我等等就回去,要不要幫你們去超商買啤酒跟花生米?嗯,再見。」
霧丸掛掉電話,轉頭便看見因見他許久未回店裡取物,已將他的公事包與西裝外套提出來在旁等候的女侍。「您辛苦了。」
霧丸接過自己的東西,笑了笑,又再次向對方道謝後去裡面付完費用,拿到確定可報公款的收據後踏上歸途。這家懷石料理店離他們住的公寓並不遠,依照霧丸的腳程只要步行二十分鐘就可以。原本霧丸還做好了忍痛招計程車盡快趕回家的心理準備,聽見孩子睡下後鬆了一口氣,決定用走的回去,好讓路上的風吹淡自己身上酒氣順便當作飯後散步。

玄關裡沒有其他人的鞋子。還是利吉先生先回家了呢,早知道就不買他的啤酒了。
「我回來了。」
霧丸走進客廳就見土井坐在客廳地毯,懷裡抱著小女兒萬里,另一手把大女兒穗給攬在身邊,讓她不至於滾出絨毛地毯而受涼。
「你回來啦。」土井比比孩子又比比房間,霧丸便領會他的意思。隨手把公事包跟超商塑膠袋都丟在沙發上,走近父女三人,彎腰就把穗輕鬆抱起,小心避開散落一地的玩具將她送回床上。孩子睡得很熟,沒有因為這些動靜而醒來。霧丸坐在床沿摸摸穗那頭手感頗有乃父之風的淺棕色頭髮,要幫她蓋上被子的時候冷不防聽見孩子的囈語,含含糊糊並不是很清楚,但他仍隱約聽見煙火跟媽媽這兩個辭彙。
他低頭親了親她的臉頰。明天打通電話去公司說不進去了,然後幫穗跟幼稚園請一天假,早上再做些三明治跟小餅乾,這樣她們應該會很高興吧。霧丸走出孩子房並沒折回客廳,而是鑽進浴室洗完澡,隨便擦擦身體就把浴巾圍在腰間,頭髮也沒擦乾就頂著毛巾出來。原本在看地理頻道的土井回頭,皺著眉向他招手,霧丸樂得把毛巾丟給他,順理成章地坐到土井懷裡,讓土井幫自己擦乾頭髮。
「今天謝謝你了老師。」
「嗯?」土井的指尖隔著毛巾替霧丸進行頭皮按摩,因為力道拿捏得當,舒服得霧丸直瞇起眼更往背後靠緊。霧丸指著旁邊那堆玩具說:「利吉先生一定是老師你找來的救火隊吧。」
土井嘆氣。「八點多打電話給你沒接,我就知道你肯定忘了,趕快趁孩子們在看電視打給利吉,幸好他今晚沒有約。」
「對不起嘛−−我已經盡量想辦法讓那個禿頭老男人快點簽名滾蛋,誰叫他還在那邊耀自己新娶的京都老婆有多年輕漂亮,拖到剛剛跟你聯絡前一分鐘我才把他送上車。」
「是是,我知道你盡力了。辛苦了。」
土井低下頭,湊到霧丸嘴邊親了他一下。霧丸嘟起嘴抱怨這個吻跟話語都太敷衍了事,二十幾歲的青年做起這動作按理說已不合適,在土井眼裡這樣的霧丸卻仍像他們初遇時那樣慧黠可愛。
兩個人原本還只是親暱坐在地毯裡低低說些體己話,直到霧丸蹭到土井腿上,摟著他的脖子說明天幫小穗請假吧我們一起去哪裡野餐、晚上還能去河堤放煙火噢。土井摸著霧丸滿佈喜神色的眉眼,霧丸微微偏頭就把土井的食指含在嘴裡舔咬,那雙貓兒眼還是直直勾著土井不放。這麼一著導致接下來夜色愈深,某處的火卻一發不可收拾,絕對不是土井指尖殘留著淡淡火藥味的關係。

隔天土井被煎蛋與牛奶的香氣給餓醒,穗一如既往遵守他教導的土井家用餐禮儀,乖乖坐在餐桌邊吃著自己的早餐,萬里卻已經膩歪在母親身邊、一起坐在土井為了讓愛在地板當滾筒的霧丸不至於手腳多出小瘀青的絨毛地毯上,聽見啊一聲就把嘴張開、一口吃掉母親餵的餐點。
「早安,霧丸、小穗還有萬里。」
那聲早安引來此起彼落的招呼,霧丸才剛說完你的早餐在桌上哦,穗就立刻回頭,肖似母親看到鈔票跟銅板就勢在必得的眼神掃到土井臉上。
「爸爸快點去刷牙洗臉啊!媽媽說今天要去野餐,便當都還沒準備好耶!」
「好好好。」
土井打了呵欠,一邊疑惑地往霧丸那邊看去。怎麼也想不通在自己醒來之前,霧丸到底用了什麼辦法搞定這兩位小小姐,還讓自己變成耽誤野餐時間的罪魁禍首。霧丸露出兩顆潔白小虎牙,笑的很是得意地用唇語對他說我匈吧。

土井被他洋洋得意的樣子逗笑。霧丸的注意力旋即又被萬里抱怨著下一口呢給引去。
才起身伸了懶腰,下一秒穗就跳下椅子離開餐桌,跑到他身邊用一點也不礙事的力道拉著他衣角一同往浴室走去。
....... 忍乱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