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All men are motal. 土井霧
土井半助 x 摂津のきり丸(土井きり)  
子世代設定
他們有張和式矮桌,被擺在既可眺望遠方景色、一過午後又像有人失手將金湯撒了滿桌的窗邊。
桌子是某天土井下班就已經出現在家裏頭的。也不知道霧丸是從哪邊弄到這張矮 桌,土井從他臉上得意表情大概猜得出這不是在外頭撿的就是誰不要讓他帶回來。可他們那間向人承租的小公寓早在他們看屋時就已是簡約的北歐風格,桌子一擱進 屋內就好比高級法國餐廳裡出現流浪漢一樣突兀,土井也沒多在意。
霧丸在他回來以前就將桌子擦得乾乾淨淨,又在上頭鋪了一塊厚桌布,他自己身上裹著毛毯,懷裡還抱了一籃橘子,邊剥橘子邊看電視。一見土井回來還很開心地招手要土井坐過去,土井以為那是暖爐,沒想到腳伸進去才知道只是普通矮桌。
一起坐的話就不冷啦老師。霧丸吃到一片酸橘子受不了地瞇起眼,腳卻伸長故意去 碰土井,被暖氣捂暖的赤裸腳心蹭過土井褲檔,又故意踩抵在他腿根處。對面的土井再想若無其事地接過霧丸桌面上推給他的酸橘子,頸邊跳動的筋絡卻讓他不慎流 露真正心裡所想。反正桌底下能有許多功用,取暖只是其中一種。

土井跟霧丸都喜歡那張與暖桌高度差不多的矮桌,當然不只是取暖而已,還令他們想起以前。
在土井因工作遷調來東京前,他們住的是一間老舊町屋,半夜起來上廁所即使已注 意放輕腳步地板都會迫不及待發出悲鳴的那種老舊。要細數缺點的話怕比現在的公寓只多不少,像是冬天把門窗都關緊了沒有裹著毛毯人還是容易變成一根大冰棍, 像是老屋子普遍隔音不好、隔壁得了重聽的老夫婦一般說話音量讓電視開再大聲都難以抗衡,像是白天也必須開著走廊的燈以免過於陰暗而跌倒,但那麼多的缺點都 比不上那是霧丸從小便被土井領回家一起生活的地方。
他們在那間狹小的町屋裡度過幾遍四季流轉:在暖桌底下的暖爐壞掉時互相抱著取 暖又一起裹在好幾條被子裡、活像一對遭遇山難的倒楣傢伙;土井忙著批改學生作業無暇理會霧丸,讓自覺受冷落的霧丸滾在榻榻米上企圖妨礙作業;將小巧西瓜剖 開後一人抱著一半,坐在廊邊對著庭院邊吃邊吐籽;甚至告白時還因為太緊張而過程全被街尾巷弄的老鄰居們聽得一清二楚、最後還得用正在練習話劇所以找了同居 監護人作為練習的理由搪塞那些好奇而紛紛上門打聽的鄰居的嘴−−那些全是現在住處所無法再重溫的場景。
霧丸雖然適應良好,表現出一副無論町屋公寓都不過如此的樣子,但就連土井自己有時都難免會懷念町屋,又何況是霧丸。他們沒對彼此說的事何其多,而心裡有數那些事是彼此故意不說的又何曾少過。
所以土井看到那張桌子時也只是笑了笑。

然而霧丸呢,他是真的沒想多少,土井難得在他的事情上錯了回。
只是因為路過大型家具回收處,看見惜物的物主在桌子上貼了一張紙,大意是因為 他家重新裝修才把一些多餘的家具清出,實際上這張桌子還很穩固耐用,不介意是二手又有需要的人可無償帶走不需告知。霧丸一看到無償兩個字眼睛就發直,找了 大學朋友幫忙一起把桌子搬回去,鋪上桌布後才覺得這矮桌看起來有些像以前在町屋用的暖桌。完全就是誤打誤撞。
結果到頭來喜歡那張桌子的反而是土井,經常把自己從學校裡帶回來的作業本、考 卷還有報告堆在上頭,說還是習慣這樣,從此把之前充當在家加班時使用的狹小餐桌拋諸腦後,儼然將矮桌占為己有。霧丸當然抗議過,說桌子是他辛辛苦苦帶回來 的耶,土井要不讓出來要不就付點使用費。土井挑挑眉毛,說那這樣好吧舉凡家裡的水費電費房租還有電視費霧丸也幫忙負擔,這樣他就付矮桌使用費,霧丸立刻諂媚地說老師這張桌子本來就是帶回來要給你用的啊,土井好氣又好笑地說知道了、我盡快把工作做完還你一張假暖桌吧。
由於公寓地板是拼裝的實心木地板,身上沒幾兩肉的霧丸滾過一兩次膝蓋手肘次次 發疼,被土井教訓著這不是榻榻米別這樣測試身上最多可以同時有幾個瘀青活像被家暴似的。霧丸聳聳肩說電視節目無聊啊,老師你又忙著改作業我沒人說話無聊 啊,在地板上滾來滾去也是無聊啊。下一次土井在背後有人晃來晃去時乾脆把人拉到懷裡,一邊分心說話一邊繼續手上作業,霧丸還會眼尖地替他揪出他沒改到的小 錯處,這導致有陣子土井帶的學生們紛紛流傳他們仁心宅厚的老師因為胃疾加重、而把痛苦反饋在造成他胃疾主因的學生們的考卷分數上。
不過一等夏天來臨時土井就不這樣抱著霧丸了,大熱天誰想抱個暖爐訓練自己的耐熱度。
客廳插座離落地窗遠,怕熱的霧丸自然坐在離電風扇只有一步之遙的布沙發上動也不動,偶而電視看膩了就扭頭看坐在落地窗邊吹自然風手裡還握著一把扇子的土井,如何與工作奮鬥到底永不放棄。

霧丸始終不明白土井努力埋首於工作的原因。誰都心知肚明公立高中的學生素質也 就那樣,不管土井再怎麼努力想要提高他們的水平那群學生都不過是來混張文憑等畢業而對他虛應故事。好幾次他都覺得土井為了這樣的學生犯胃病是自找的,陪他 坐在半夜的急診室裡等待忙碌的護士回頭為他們查看點滴都會憤怒到想拔掉土井的手上針管,卻看著土井不停冒出冷汗還是輕輕握著他手露出沒事笑容而閉嘴。
只要冷靜下來他就知道自己最沒資格說這種話,他自己就曾是土井的累贅。即使土 井自己不說他也察覺得到,等到年紀稍長才不管土井阻攔就一有空就往外找尋打工機會。為了讓自己能在土井肩上不是負擔,而是與他一起生活的人這麼簡單;在土 井埋首工作時添亂也不光是為了自己被冷落,也是要土井有個停下來回頭喘氣的機會。
反正土井最後還是會轉過去,讓他盯著那張習慣有些駝著的背,心裡盤算下次是要直接撲上去的好呢,還是揉幾團衛生紙往他頭上丟去哪種來得快又有效。
而這樣的日子想必還會過上好長一段時間,直到那道背影逐漸佝僂。


他們後來又搬了幾次家,那張矮桌依舊耐用得很。霧丸還曾抱著萬里坐在上頭讚賞地說搞不好能給穗或者萬里當嫁妝,被土井制止,捏著他的耳朵說不要給孩子做這種錯誤示範。
那時土井已經辭掉教師工作,做著自己小有興趣的煙火接過幾張來自私人團體用以小型宴會助興的委託,矮桌變成給穗與萬里寫作業畫畫等等的桌子。
再後來連穗與萬里都不再用了。有一天萬里回家看見母親趴在那張矮桌上,她沒有看過母親這個模樣,卻覺得好像看見已經不在很久的父親。

她看過一張照片,被母親夾在皮包的夾層裡不見天日,為了找母親的證件而不經意找到的。
那應該是在她與姊姊尚未出生前而擔任教師的父親,沒有脫掉襯衫便累得伏在桌前被母親拍下的樣子。萬里想起姊姊曾告訴她,母親懷她時不小心在屋子裡跌倒過,父親還帶她與一堆工作去病房陪伴母親。最後萬里出生父親就辭掉工作。
可是萬里從未看過把她們丟在背後埋首工作的情景,看過那張照片後她忽然覺得自己猜到父親之所以辭去工作的原因。不是為了照顧她們,是為了一直看著這個背影的母親。
....... 忍乱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