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その時, 土井霧
土井半助 x 摂津のきり丸(土井きり)  
※ 現代paro
「啊!時間又慢了!」

霧丸記得自己刷牙時有瞄了眼手錶上的時間,跟平常一樣的時間,說不出什麼原因但他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廚房裡正在做早餐的土井叫了他的名字、一句早餐可以吃了的呼喊穿過牆壁直達耳裡,霧丸吐掉泡沫,含著一口清水,邊漱口邊從水龍頭下掬了把水潑到臉上搓了幾下就算洗完臉了。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話是絕不會錯的,所以能在越短的時間內做完任何工作都是為他省下不必要的浪費。
等他坐定,土井便把邊緣煎焦的太陽蛋連同一根煎得油亮的國香腸與幾片培根放在盤子裡端上桌。

「真難得看你竟然會睡到這時候才起床。」
土井脫下跟男人一點也不搭的粉紅色底白色小圓點圍裙,隨便丟在流理台邊,也端著自己那份早餐在霧丸對面坐下。正想開口讚嘆老師你今天的太陽蛋竟然成功了的霧丸,聽見這句話的下一秒轉而看向土井背後的壁鐘,緊接著發出土井不得不把他當壞掉的鬧鐘重重一槌才止住的慘叫。難怪剛剛刷牙看手錶時間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原來是身體長久養成的早起生理時鐘在提醒他時間不對。
不幸中的大幸是霧丸今早沒有安排打工,剛剛的慘叫也只是來自於腦子深植的時間就是金錢的信念而導致的反射動作。
「是你自己昨天急著出門才沒讓我上發條吧。唉把手錶脫下來,我幫你上緊一點。」
霧丸摸摸自己頭上痛處,才不甘不願地把戴在左腕的錶脫卸,交到土井手裡。

他戴的那隻手錶是現在少見的手動機械錶,白鐵制的錶帶窄細,錶面也不大,戴在霧丸比同齡男性還要細瘦的腕上顯得很是秀氣。近年來手動機械錶因為要人工上發條而愈發少見,加上越小的錶面代表裡頭零件精細、組合做法也就更加繁複困難,內行人一看見霧丸的錶就知道那隻錶價值不斐。可惜它的主人對錶不熟悉,只知道這隻手錶很是麻煩,最保險得每天上一次發條。
可要上發條又不能上得太緊以免損傷發條盒,這門講求經驗的功夫無論土井教過幾次,霧丸就是學不會。面對霧丸理直氣壯的鯣蕁福慙兄嫻臉錶是你送的你要負責到底啊』)土井對他別無他法,乾脆要霧丸天天在吃早餐時讓他上好發條再還他。
倒也不是因為一日之計在於晨,而是他們雖同住一屋簷下晚上到家的時間卻不盡相同。經常是霧丸準備睡了他還在忙著處理外帶回家處理的工作,或者霧丸去打工、回來又忙著去寫作業做其他事像顆陀螺不停轉著,只有早上是他們必定會與對方相處上一小段時間無人缺席的時段。

霧丸用叉子撥著半生不熟的培根片,心裡想明還是早點起來好了,每次土井弄早餐不是烤焦就是沒熟,今天成功的太陽蛋只是僥倖,讓他一時粗心才會吃下一片因為切太厚而沒被煎得透熟的培根。土井沒有發覺霧丸食不知味,他正低下頭,極為專注地為霧丸的錶上著發條。大概也是這種時候,霧丸會有理由盯著土井而不會被問有什麼事,大不了被這麼問的時候也可以說是在看老師你上發條啊。

當初土井說要把這隻錶給他的時候,霧丸還不明所以,覺得這隻錶看起來秀氣得像是女用錶似的。土井並沒有解釋這隻錶有多名貴,只為他戴到手上說恭喜你上中學了,以後考試什麼的需要看時間就用這隻錶吧。
後來霧丸在整理書房時從土井自老家帶來為數不多的相片裡看見那隻錶曾戴在仍是孩子的土井腕上。他想起土井與父母分離多時,那隻錶或許是他鮮少的紀念之一。土井卻捨得給了他,這該說土井大方,還是真這麼疼愛他到願意將記憶的一部分割捨下只為祝他上了中學這麼簡單。
簡單嗎?霧丸一點也不覺得簡單。一邊又用這隻錶不必換電池的薄弱藉口收下錶,寧可假裝自己學不會上發條,也要天天讓土井在他面前低著頭,不見他是用什麼眼神在那時候看著他。

他知道土井是個多有耐心的人,所以他們誰也不輕舉妄動,只是如此相互觀望而甘之如飴。
就那麼一段時間,在總有一天要跨越之前何其珍貴。

「好了。」霧丸自然而然伸出手,讓土井重新把手錶戴回他腕上。鎖住。
....... 忍乱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