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春雷震起蟄中蟲, 卡卡西中心
卡卡西中心(四代+鳴人有)
※ 2013喵喵生日禮
卡卡西一下公車就聳起肩,試著把自己的脖子縮進肩膀與身體的交界處。他出門時忘記帶圍巾,拉高領子也沒法抵擋冷風鑽入,他只能加快腳步希望自己早點到達目的地,裡頭一定運作著足以讓他一踏入就為之融化的暖氣。
雖然和自己從小生長的故鄉不同,這裡顯得寒冷乾燥許多。不知幸還是不幸,呼吸道相較他人脆弱許多的卡卡西有個一年到頭戴著口罩的習慣,無意間幫他免去看自己同學們老是因為太冷而忍不住搓搓鼻子搓到破皮的壞習慣。

卡卡西不太怕冷,但幾乎一年四季的寒冷氣候讓他時常處在一種安靜又略微昏沉的狀態下。他也不管那些操著奇怪腔調的同學們戳著他的臉頰說你別再睡了,再睡下去被自己口罩悶死不太好啊。是卡卡西,不是那些莫名奇妙的發音。腦袋裡想著要反駁,睜開眼聽見一陣哄笑然後女孩們向另一方怪罪幹麼吵醒他啊。即使卡卡西遮去下半臉,鑲著一雙漂亮的眼仍能跨越國籍電倒一堆女性成為誓死捍衛他睡覺時間的後衛隊。
跟老朋友提起這件事,對方的笑聲從喇叭裡溜了一串出來,末了還添上一句你看看你沒事跑那麼遠做啥。
嘛,當初大概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所以誤打誤撞走到這來吧。說這也沒用。
老朋友也不逼他,從胸前口袋摸出一包菸,往桌上敲了幾下又將盒子握在手裡。卡卡西挑高眉,直截了當地問他當了十幾年菸槍現在終於顯到要戒煙了嗎。朋友又是哈哈幾聲,爽快地承認了自己要當爸的喜訊。
什麼時候的事,也大概就這幾個月的事。婚禮大概就等孩子生下來兩個人都拿到學位證明後再說。到時候人不到禮金也要到啊記得。
卡卡西說好一定到。眼神在跳動雜訊的畫面裡閃爍不明。

應該就是這戶了吧。卡卡西從口袋裡掏出發皺的紙條。他才剛來沒多久找不到什麼像樣的兼職,雖然語言能力優異,仍敵不過國家本身的低失業率,本國人都沒飯吃了何況他一樣窮留學生。卡卡西沒有多焦急,他食量不大,來到這裡以後又嗜睡沒有激烈運動,一天只吃一餐也不是問題。後來某次在繳交個人資料時,老師瞥見他的國籍欄,仔細看了他一會兒後問他有沒有興趣做私人家教,就是必須在固定時間敲響雇主的門,在溫暖的房間裡面對面教學的那種。
卡卡西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也沒想過要拒絕。從本國來的移民不多,都是一些被公司指派來後與本地人結婚的人。卡卡西還在想著這種人怎麼需要家教呢,才要按下門鈴的時候門就自己開了。一顆像稻穗一樣黃澄澄的頭撞進卡卡西狹隘的視線裡。
是本國人嗎?不是說是……
啊!爸爸門口外面有人!小孩抬頭看了他一眼,嘴巴張成O字型,隨即傻不愣登地轉頭往屋裡頭大喊。既不叫他進去也不關門,兩個人吹著冷風四目相對,直到身為雇主的孩子父親一邊往圍裙上擦手一邊說怎麼不讓客人先進來呢的走來,孩子才主動拉著他的手踏入屋內並且關上門。
卡卡西聽著那道溫柔的男中音覺得耳熟,看到雇主的臉卻握痛孩子使其發出痛呼,他啊了一聲放開孩子的手,任憑看見父親便忘了痛的孩子咚咚咚撲抱住父親的腿說爸爸他是誰啊我怎麼沒看過。
男人蹲下來把孩子抱起,走近卡卡西。一臉驚訝又開心地說咦原來學校那邊介紹給我的褓母是你啊,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來找我呢卡卡西。他懷裡的孩子還在含糊不清地吵著問說誰是稻草人啊。
不是稻草人,是卡卡西,要叫卡卡西老師喔。曾經是他老師的男人捏了捏孩子鼻尖。這是我的兒子,鳴人。
卡卡西一下子覺得被雪埋藏起的過往全在那個男人的存在下顯出朦朧的形。厚實的口罩為他好好地掩飾住要笑不笑的苦澀表情。

實在是沒想到您也來這裡了,好久不見。卡卡西面不紅氣不喘地編織連自己都要相信的謊言,並且對男人伸出手,也摸摸那孩子的頭。只是我應徵的好像是家教啊。
啊這個……男人微微苦笑。大概是我那時說的太匆忙,讓人誤會意思了。我要找的算是晚間保母。就像我們那時候一樣。因為我工作的關係老是讓老師送鳴人回來,他自己一個人待在家不太好,再說鳴人也不太會說這裡的語言,需要有人教教他。我才拜託認識的人從語言學校裡幫忙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人選。沒想到會是你。
卡卡西把那句我更沒想到留在舌尖。

敘舊幾句後男人提出工作內容與報酬,時間不長工作內容也就是看好小孩跟教他一些日常對話跟發音的輕鬆項目,報酬不曉得是不是看在熟人的面子上也相當不錯。卡卡西想了一會還是婉拒了。用的理由是他不會照顧小孩。
這樣啊。男人沒有被拒絕後的困擾,反而笑出來。也是呢,從以前你就比其他同齡的孩子成熟,不怎麼理會他們。不想當保母照護小孩吧。
不,真正原因是因為他是你的孩子才對。他還是沒說,就當是默認了對方的話。他的確覺得小孩是種麻煩的生物,尤其在看到自己曾經的老師懷著比當初教導他時更加包容的耐心去餵那個簡直就是過動兒的小男孩吃飯的樣子。
他到底不忍心那個溫柔的男人被這樣折騰連飯一口都沒吃就放著涼了,手上那個兒童專用的碗裡卻還消耗不到一半的量。
他說讓我來吧老師。
聽見老師的辭彙,一大一小即有默契地回頭看他。那兩對在夜晚仍舊湛藍如晴朗天幕又像琉璃似剔透的眼珠子瞅得他有些不自在。他坐到小男孩身邊,轉過他的椅子讓彼此面對面。孩子或許覺得新鮮,聽見他說啊就乖乖張開嘴。卡卡西口氣不算熱絡,甚至不介意自己在就要成為前雇主的前老師面前對他的孩子表現冷淡。反正對方剛剛也說了知道他不是什麼熱情的性子。

等到幫忙收拾完餐桌,孩子已經玩累倒在地上睡了。肚子上還蓋了一件小毯子。
男人走過來問他要不要留下來住一晚,這裡的公車晚上比較難等。卡卡西又拒絕了。
還是我載你回去?
把他獨自留在家裡不太好,老師您還是留步吧。我自己回去就好。
對方突然笑出來:沒關係,鳴人這孩子睡著了就很難醒來,這樣睡到隔天還會鮠俺不醒。
卡卡西沒再拒絕。那只是孩子不想去上學的招數而已,並不是真的叫不醒吧。卡卡西說完也跟著男人笑了。

他們在車上也沒聊什麼,開車的路程比起東繞西繞的公車明顯短上不少,不過是交換彼此近況完就到了。
卡卡西下車要關門的時候,男人塞了一張卡片到他外套胸前口袋裡。
有事的話可以找我沒關係。當然沒事也可以常來我家玩。
是陪您的兒子玩吧。卡卡西直接拆穿了對方話裡的意思,男人只是笑,並沒任何否定或肯定的表示。我知道了。卡卡西說。

回到自己的租賃處,卡卡西做的第一件事是打開電腦,往那個搞大女朋友肚子還想著先戒菸而不是存錢為自己孩子的媽辦場風光婚禮的老朋友丟了一個訊息。
快點把紅娶回家吧你,跑了她看誰還要你這傢伙。
剛好在線上的朋友立刻回了他:受了什麼刺激啊你。
回家途中突然下起大雷雨,我沒帶傘直接淋雨回家。
原來是被雷打到了嗎。
是吧,就是這樣。卡卡西確定訊息發送後,就一把闔上筆記型電腦。


春雷震起蟄中蟲。


....... other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