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關於亞瑟柯克蘭的某個生活小近況&法蘭西斯

◎亞瑟柯克蘭的小近況。

−−所以你怎麼看呢?關於他要離家出走這回事。

背後的人忽然丟來一句問話,亞瑟原本可以不要回頭,但他的禮儀不容許他作出如此失禮的事。他轉過去,口氣平淡如他面上除了嘴角牽動外其餘肌肉紋風不動的表情。那並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就像我服從於你但有天也必將離你遠去,或者相反來說。他要去就讓他去吧。至於之後嚐到苦頭後回不回頭低不低頭那又是他的事了,同樣不是我們能決定的。請容我告退。
你不是一直不想讓他走的嗎?
不,是你們不想讓他走。我所作所想全來自你們。亞瑟朝他彎下頸子點了一下頭,便旋開門把離開了。

亞瑟在空無一人的走廊裡笑出來,不帶聲音的笑著。
世上所有興衰消亡在他眼裡不過一瞬,他能有的想法也只是一眨眼就被那萬千洪流掩覆。並不重要。

◎亞瑟與法蘭西斯的第N次(單方面)交手。

你完全就是遷怒。喂、等等那瓶酒年份好的啊你不要……完了。
少廢話,你家酒那麼多讓人喝個幾瓶是會死嗎?
要是真的讓人當酒品嘗就好了,你根本是把我這些珍藏當自來水喝啊你這個不懂品味的小混蛋。
啊?臭鬍子你在那邊嘀嘀咕咕什麼?是個男人就堂堂正正把話說出來!

法蘭西斯按下要趁眼前酒鬼睡死打呼之際剃掉他眉毛以茲在別人家亂喝酒懲罰的衝動,眼角餘光瞄到他搖搖晃晃又要走進酒窖,趕緊擋在門口不讓進。好說歹說差點連自己臉皮都讓招呼進去,才半攙半拉地把人拉去起居室裡,還不敢讓他坐新買的單人沙發,丟在離地毯遠遠的角落就算他忍不住吐了也不心疼−−當然是自己的家具跟裝飾物件。粗眉毛最強大的戰鬥力他見識不少次,沒有什麼好心疼的。都多大歲數了,他自己會收拾自己。
喝酒以後身體裡只剩下蠻勁沒有腦袋,不管是人或者像他們這種存在都無一例外。至於他們比人要好的地方在於他們喝多了也不傷身,一無所感,醒來以後雖有不適也不成大礙。但沒有什麼能麻痺他們,就算明白這點法蘭西斯也不會說破酒精之於他們只是安慰劑的存在。偶爾看看清高自持的小王子出醜也是樂事一樁,雖然代價是付上幾瓶年份老到堪稱國寶的珍藏。
他們當然是不談什麼的。民生家計,軍事科技,他們懂一些又不懂得太多,負責聽負責點頭負責提出疑問,然後安坐在椅手搭膝蓋。看來自由,又顯而易見地拘著自己手腳。發發牢騷也只是揭過而已,誰也當不得真。
他們−−法蘭西斯自己認為−−最好是不要多管了的,做不到的也別看得太重,譬如失去這個動作重複了成千上萬遍最後也就習慣了。如此才是保身之道。衝動是魔鬼,而他們沒有靈魂更沒有談判的本錢。
也沒什麼好談的。亞瑟會來找他,跟他會去找安東尼奧是一樣的道理。他們必是哪處有所缺陷,經由那處互通有無與掩護,至於是哪處卻倒不是那麼重要。
當然了,他們互通有無,彼此家務事不欲隱瞞或無法隱瞞的在他們背後流動也無可厚非。法蘭西斯中午才拿了早報來看,大致上理解,細節部份他不在意他只待結果。反正不管哪樣,那個清高−−要裡子又要面子−−的小王子肯定又要風風火火的殺來,捲了幾番才肯走人。有時法蘭西斯難免想自己會這麼追求和平愛好自由−−被那傢伙嘲笑成窩囊又想息事寧人−−都是因為有這傢伙在那邊瞎鬧騰的緣故。看了嫌累,不知不覺就打消了念頭。

但你要知道哥哥我啊,才不是你一個人的褓姆。
法蘭西斯一邊丟了條毯子到地上,一邊感慨為什麼粗眉毛即使睡了自己也不敢偷踹幾腳洩洩恨。
....... APH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