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貓冬, 奧村兄弟
青之驅魔師衍生



誰說懷抱一身火焰就足以驅寒得暖。


雪男記憶裡曾經看過這麼一幕,徒留人形面目猙獰的惡魔嘴裡吐著青色的火焰,就被驅魔師以更強大的魔力封閉一切,交付以冰霜,聖水與經文則如慢火烤炙,地上血水縱流,惡魔的哀號與火焰漸弱,消失在恢復安靜的城市一角。不會有人發現這裡曾經有過一場與惡魔的戰鬥,隔天人們只會以為有野狗打架,留了一灘血漬,然後不以為然地踩過。
他們做的從來不曝於陽光底下,沉默而迅速地行動,所有的共識只有一個:撲滅那道火焰。

雪男不很怕火,只是心底總有股與生俱來的厭惡,雖然他控制得很好且也不必下廚避免絕大多數需要接觸到火的時間。
反正還有哥哥在,他要做的只需在餐桌邊靜候片刻。
那股厭惡體現在任務上便是惡魔的火焰,陰森森地閃動青光,雪男無法忍受本該溫暖的東西變得陰寒,出手向來迅速地令對方沒有反應的時間。總要看到一地冰涼灰燼才覺得安心。

燐從來沒發現這點。當然不可能發現。
他連雪男已經是個驅魔師都沒發現了,何況只是一個細微的個人喜惡。

只是在暖氣因故停止供應他們又忘記跟宿舍管理處借電暖爐的冬日,燐將他那床用得被面都起毛球的厚棉被用力丟到雪男床上,打著哆嗦鑽進雙層厚棉被鋪蓋的被窩裡,帶著有些感冒前兆的鼻音說我們一起睡吧雪男這樣比較暖。
根本無暇思考自己有無拒絕餘地的雪男已經被說睡就睡的燐像夾娃娃機一樣用四肢緊夾著自己。雪男還是覺得冷,燐卻發出舒服的哼聲。

那時間雪男才曉得哥哥遠不及他想像中的溫暖。
到底是燐假裝自己與常人無異,或者燐根本沒發現魔化後除了外貌他還有什麼變化,這些雪男都不得而知。燐對他毫無防備卻渾然未覺他的無所適從。他所能做的只有在燐的懷裡努力平穩換氣以換取打冷顫驚擾到燐的可能性。

在那個懷裡雪男以為自己度過一生最長的冬日。
....... other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