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stardust // 渚怜

 Stardust


「小怜要是把內褲留在大海裡的話,我可是沒辦法幫你撿回來的喔。之後你只能穿自己的泳褲,或者問小遙要不要借你備用泳褲了唷。」

 怜從浪潮聲中回神,磨著牙有點惱怒地扭頭,看後面那個笑得一臉人畜無害、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說了多令人難為情的話的傢伙。雖然那張笑臉的確很討人喜歡沒錯,但配上那像大叔一樣的調戲口氣根本一點都不搭啊……無法忍受這種毫無美感可言的反差。
渚從沙灘上朝他跑來,水花在腳邊濺開如一長串小小的銀白煙花,隨渚的到來而一度燦爛又轉眼即逝。

「就跟你說了不要說出那個──總之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再說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啊啦啊啦,小怜不要這麼認真計較嘛。不過就是、」渚感受到怜恨不得把鏡片瞪穿洞的羞憤眼神後,眼睛滴溜地轉了圈,「嘛嘛嘛,放心吧我說到做到,但在海裡的話還真沒辦法呢嘿嘿。」
「這種事不需要說到做到!」
「可是小怜不允許自己這樣吧,我是指說出口卻做不到這點。老是比別人還要拼命練習,明明自己不擅長卻覺得自己做得到而不想要特別待遇──然後才會半夜自己跑出去練習海泳。我說的對嗎?」渚湊到他面前,微微歪著頭看他。
伶有點不自在地想要撇開那道裡頭彷彿隱約閃爍星光的眼神,卻發現不管怎麼轉動眼珠渚就是盯著他不放後就放棄了閃避的念頭,消極地垂下眼逼自己不去在意渚的視線。
「……還有因為這樣才害得真琴前輩、遙前輩還有你,半夜一起滯留在這座無人島上。」
「雖然私自跑出來夜泳的確是必須被責備的事,但也不是由我來說。覺得自己必須受到懲罰或是責備之類的,也別指望錯人啦。我啊,覺得只要大家在一起平安無事就好了。」其他的就等無法挽回後再想嗎?面對自己差點造成的慘況毫不在意,也能夠這樣輕易笑著說沒關係的渚,讓怜即使想大叫也沒有立場。
「還是說,小怜是那種不得不被責罵以換取從罪惡感中解脫的類型呢?我想想那種人叫什麼來著……」
「我才不是M!」
推著眼鏡在刻意壓抑過的音量下仍聽得出氣急敗壞的感覺,渚彎深了眼,「那麼明天的事就交給明天的自己去煩惱吧,小怜今天就不要再想啦,煩惱太多小心會早禿喔,就像國文老師一樣頂著一顆條碼頭!再說我想小真大概也不會跟你計較這件事了吧,畢竟是那個小真啊。」
口氣裡對對方知之甚詳,甚至能為對方說出近似原諒的話,在在都讓怜覺得刺耳萬分。再怎麼看他都是後來者,就像他不知道這三個人曾經在同一個游泳俱樂部、還有與另一個人有過什麼輝煌成績與淵源來由。他就是糊里糊塗地踏入了游泳這塊地裡,揣著什麼都做不好的丟臉感與企圖證明自己做得來的自尊心,努力想讓自己更好卻一而再地嚐到弄巧成拙的屈辱,甚至還必須藉由第三人的安慰來敉平自己的罪惡感。即使自己也在海浪裡感受到瀕死的恐懼。

「啊啊,別讓我後悔把小怜拉進游泳社嘛。看到小怜這麼沮喪的樣子可不是我當初邀請你加入的原因啊。」渚的手在他眼前晃了幾下,怜覺得煩燥而抬頭想要他別鬧了,卻被握住手向前一拉險些跌進海裡,耳邊滑過一串笑聲。「要開心點啊小怜,不要老是皺著眉頭嘛。」
「是你老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吧。」一時心急脫口而出的話到說完後才覺得不對,他怎麼就反過來指責渚了呢。正當怜懊悔之際又聽見渚輕快地說:「有什麼關係嘛,反正小怜在的話就會考慮到其他我沒想到的地方啦,就算我們都沒想到也總有其他人會想到的,不用擔心。真的!」
「……唉。」我也後悔了。事到如今怜什麼話也不想說,反正這時候說再多的話也只會被眼前的人四兩撥千金地打發掉。
以前他對誰都不必解釋,只有別人看到他所展現的最後成果,至於中間的過程沒有讓人看見的必要。進入水泳部後,他所做的一切都攤在陽光下那座清邯底的泳池裡,無論是美是醜,被糾正被稱讚還有其他從未想過被給予的種種,就連現在被極力安撫也從不在意料之中的場景。

「所以別再這樣唉聲歎氣的啦小怜。你看,要是沒有加入水泳部的話,你會看得到現在這樣像被人灑了一大把鑽石在海面上的海景嗎?」
渚拉著他往更深的海裡走去,被海浪拍打的記憶頓時湧現,怜忍不住抓緊他的手不願也不讓他再前進半步。渚卻回過頭對他笑著說沒關係。
「有我在的話,不管小怜被海捲得多遠都會把你帶回來的喔。以這片星海向你發誓。」



....... Free! comments(0) - posted by 七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Comment








<< NEW TOP OLD>>